这个新势力,会是下一个特斯拉吗?

作者:林前

来源:时代财经

这一次,智电化的巨浪在商用车领域席卷。

11月8日晚,吉利控股旗下商用车品牌远程汽车发布“1233”市场生态、2030年战略目标、以及智能豪华新能源重卡星瀚H。

“不同于传统的商用车业态,远程汽车自诞生之日起就定位新能源商用汽车。”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在发布会上表示:“远程星瀚H是吉利控股技术优势与全球化产业链协同的结晶,是中国迈进零碳陆运体系的生动实践,今天,远程星瀚世界成功开启了中国新能源智能豪华商用车新时代。”

这个新势力,会是下一个特斯拉吗?

作为一家成立仅7年时间的商用车新势力,远程汽车的发展速度令人惊奇,如今已在产品及技术层面创下多个全国第一。

对于远程汽车的发展前景,有业内人士表示,远程汽车身处商用车新能源化这个大风口,商业模式、业务等方面与特斯拉有着高度相似,加上吉利、沃尔沃在技术、资金资源等方面的支持,其或可复制特斯拉的发展神话。

尽管销量、收入规模等各方面不及各大传统车企,但在新能源浪潮的推动下,特斯拉已经成为世界上市值最高的车企。根据财报,特斯拉今年第三季度总营收为137.57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57%,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16.18亿美元。另外,得益于行业的爆发式发展,特斯拉的规模及销量迅猛增长,已经摆脱“卖碳”为生的窘境。

虽然其乘用车之外的其他业务尚在蓄力发展之中,但特斯拉足以称得上成功,其商业模式、发展路径值得从业者学习借鉴。当前国内外诸多造车新势力、传统车企将特斯拉视为竞争对手,但仅从商业模式或发展路径上看,彼此之间的差异较大,而远程汽车却在诸多地方与特斯拉有极高相似性,且具备自己的独特竞争优势,从某种意义上说,远程汽车更像是商用车领域加强版的特斯拉。

这个新势力,会是下一个特斯拉吗?

造车新势力,不止有特斯拉

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

2014年,吉利控股依托自身在乘用车领域积累的科技、产业链资源,开始在新能源商用车领域布局。2016年10月,远程汽车正式成立,成为国内第一家专注新能源的商用车品牌,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彼时,尽管商用车行业均认为新能源化是大势所趋,但这距离整个行业真正开启新能源化还有不短的时间。

特斯拉成立于2003年,在那个时间节点,新能源汽车行业也远没有今日的磅礴气象。作为各自细分行业的首批新玩家,特斯拉与远程汽车的提前布局可以说是抢占先机,亦可以说是在瞄准行业发展趋势下的一次伟大尝试,勇敢做一个开拓者。

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新能源乘用车市场,亦或是新能源商用车市场,发展潜力及规模均在万亿以上,特斯拉与远程汽车都有十分充裕的空间辗转腾挪。

整体而言,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有高产销、低渗透、快发展的特点,只要越过行业拐点(渗透率5%),整个行业将会开启爆发式增长。数据显示,新能源乘用车市场渗透率去年堪堪迈过拐点,而这个数字今年9月份已经超过19%。

目前,新能源商用车也已处在行业爆发式增长前夜。2020年,国内新能源商用车渗透率为2.7%,而截止2017年底,新能源乘用车渗透率也恰好为2.7%。在乘用车市场的爆发式发展带动下,商用车领域的新能源化或将更快。

罗兰贝格预测,在国家“碳达峰”和“碳中和”的背景之下,2030年新能源商用车的渗透率将达到20%。按照2020年的商用车市场规模保守估计,到2030年,新能源商用车的年销量将达到百万辆。

在行业、入局节点方面,特斯拉与远程汽车的近似处不少,产品创新、商业模式层面的共性则更多。

这个新势力,会是下一个特斯拉吗?

特斯拉旗下产品有别于传统车企的设计,外观更加新潮有科技感,远程汽车同样具备这一优点。此次发布的新能源重卡星瀚H,采用远程汽车全新的“灿若星河”设计语言,充满科幻观感和强有力的姿态,同时更有人文关怀,给新车赋予“移动的家”概念,为中国3000万常年奔波在外的卡车司机,打造一个“工作、生活、娱乐”一站式的移动空间。

根据咨询机构罗兰贝格预测,到2025年,新能源重卡领域内,自动驾驶技术将实现L4(即高度自动化),车辆在特定情况下可实现自动驾驶。

特斯拉之所以能在汽车行业“大杀四方”,除了新能源浪潮的推动外,自动驾驶技术也是重要因素。远程汽车也已经将自动驾驶作为核心路线之一,并计划于2023年实现L3高速公路自动驾驶与L4限定场景自动驾驶,在2026年实现L4干线物流自动驾驶,2030年实现L5结合智慧座舱的自动驾驶真正产业化。

远程汽车将自动驾驶作为自身核心竞争力的底气在于,与亿咖通、沃尔沃汽车共同研发了L4级自动驾驶采用中央域控制电子架构;融合多维感知技术,配合集成5G+V2X的通讯模组,能够实现高阶可进化的自动驾驶技术;未来在吉利低轨卫星高精定位技术加持下,配合出众的智能车联网技术,可以实现“人、车、货、站、电”一站式打通。

这个新势力,会是下一个特斯拉吗?

独一无二的生态优势

“物流企业对电动卡车的核心诉求之一就是降低能耗。”据一位国内电动卡车制造企业的人士透露。另外,资深汽车分析师钟师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目前电动卡车续航里程是很大的问题,因此还是园区或者短距离为主,电动卡车能否进行长距离运输是决定行业发展的关键”。

对于这个行业核心痛点,远程汽车在布局商用车领域之时便已经着手解决,并提出两套解决方案。一是动力多元化,远程汽车目前积累了包括纯电动(含换电)、增程式、氢燃料电池、甲醇等动力技术能力,在甲醇动力技术、增程式动力技术方面均为自主研发,拥有完整的甲醇汽车自主知识产权。二是在上述动力基础上,打造了一套完善的换电体系。

据悉,远程汽车绿色智能换电站打造了一套独有的“组合式离线可循环能源”模式,以风+光+水等新能源为零碳绿电来源,换电站+动力电池为储能单元,而换电重卡则是当前绿电最佳的消纳和储能场景。对绿电的消纳能力是整个生态的关键,换电重卡以绿电为能量驱动运力服务,为产业链创造价值。

换电是目前新能源车最快速的补能方式,目前小鹏、蔚来等诸新势力车企也将此作为补能网络的关键,政府也出台相关政策鼓励发展。

这个新势力,会是下一个特斯拉吗?

值得一提的是,远程汽车智能换电站换电时间<5分钟,运营效率方面拥有绝对的优势。借助大数据云平台,智能引导车辆合理换电,保证整体运营效率最大化。

远程汽车同时研发出全新模块化换电站,可根据客户需求进行自由定制,极大提高运营效率。全新模块化换电站48小时内完成搭建,同时具有方便拆建、机动灵活的特点,可根据需要快速拆除转移。配合远程汽车开发的预见性能源管理系统,可实现公路物流换电重卡无限续航。

以上述储能、补能体系为基础,远程汽车可以实现从制造商到智慧绿色运力科技综合服务商转型。值得一提的是,特斯拉在此领域有着同样的想法。

特斯拉CEO马斯克曾表示,特斯拉的能源业务将会成长为与汽车业务相当,或者更大规模。Canaccord Genuity分析师Jed Dorsheimer表示,特斯拉瞄准了另一个数万亿美元的市场,其正积极向能源存储领域扩张,这种多元化是必要的。

事实上,动力电池厂商宁德时代屡创新高的股价市值也说明了这一点,发展储能业务不仅可以为远程汽车的汽车业务提供坚实的发展基础,也是其新能源业务闭环生态网络的重要一环,具有战略意义。

上述储能、补能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前期需要大量资金、人力投入,这是否会制约远程汽车发展?

对于这个问题,特斯拉的经历或可作为参考,其一度被业界戏称为“卖碳翁”,碳积分曾是特斯拉重要的收入来源。据特斯拉2020年度财报,特斯拉通过出售碳积分共计获得15.8亿美元,年度净利润为7.21亿美元,这是他们自成立后,首次真正实现了年度盈利。

我国乘用车领域的双积分政策于2017年实施,商用车虽尚无相关政策,据有关专家介绍,商用车行业的类似政策正处于研讨论证阶段。无论是“双积分”或是“碳交易”,一旦未来在商用车领域落地,这部分收入将成为以远程汽车为代表的专注新能源商用车品牌的重要收入增长点。

值得注意的是,预判行业发展趋势提前布局,在经历了生态和技术的积淀后,远程汽车的新能源化也正在进入收获期。

这个新势力,会是下一个特斯拉吗?

今年1-9月,吉利远程新能源商用车重卡、轻卡产品同比销量分别增长237%和1174%,市场占有率分别达到21%和25.66%,累计销量夺得细分市场冠军,远程汽车在新能源商用车市场的头部地位已经初步形成。远程汽车成立的定位绿色运力与智慧车联网供应商绿色慧联,目前已经在27城建成区域运营中心,为包括中国邮政、京东、顺丰等客户提供绿色运力解决方案。

弯道超车助力产业升级

远程汽车的诞生及发展都具备时代意义。

2020年,中国汽车市场产销量2523万辆,商用车虽然只有490.8万辆,但总体燃料消耗却占汽车总消耗量的一半,制造了道路交通碳排放的56%。

从燃油替代与环境保护两方面来看,对商用车行业的新旧动能转化,加快新能源化升级换代的政策力度必将越来越大。新华鑫动力混合基金经理刘彬表示,“新能源汽车背后的支撑是能源结构大变革,这是未来十年整个技术发展进步的核心方向,是最大的机会”。

这个新势力,会是下一个特斯拉吗?

另外,商用车新能源化也是助力我国商用车行业高端化、走向世界的重要契机。

一直以来,在国内市场,自主商用车品牌市占率虽占据绝对优势,但在诸多方面相较沃尔沃等国际品牌有不小劣势。第一,自主品牌商用车主要集中于中低端市场,利润及利润率较低,远不如欧美地区,且重型货车市场利润增长落后于全球平均水平。第二,自主品牌商用车的产品可靠性处于相对劣势,在核心技术,例如供油系统、后处理系统、芯片、替代燃料等方面与国外品牌相比处于劣势。第三,自主品牌载货汽车国际化程度较低,难在欧美等发达市场有作为。

另外,随着相关政策的放开,国际商用车巨头正在加速布局中国市场,不少已经也发布了乘用车和商用车并重的全新在华战略等。

在此背景下,在传统油车领域,自主商用车品牌想正面抗衡国际巨头,难度不小,弯道超车另辟蹊径或有意想不到的结果。事实上,与在乘用车领域,自主品牌已经吹响了向上的号角。不仅有极氪、蔚小理等整车新势力,还有华为、地平线等深度参与其中。

商用车领域中,依托吉利的雄厚资源,具备先发优势的远程汽车也理所应当承担着商用车自主品牌向上的责任,事实上远程汽车也具备这样的实力。

近年来,吉利先后入股沃尔沃卡车集团和戴姆勒奔驰卡车集团,可以为远程汽车的发展赋能。依托吉利控股集团中央研究院深厚的技术积累,远程汽车建立了国内最大的新能源商用车研究院,专注于商用车新能源和智能化技术开发。位于杭州的研发中心汇聚了全球超2000名研发工程师。

这个新势力,会是下一个特斯拉吗?

多年来,远程汽车用技术和产品开启了商用车的新能源时代,并创造多个第一。例如,2019年4月,全球首款M100甲醇重卡上市,成为我国唯一获得工信部甲醇汽车产品公告的甲醇汽车制造企业。2019年5月,自主研发的氢燃料电池公交客车正式发布,各项技术参数均达到国内同行业先进水平。

对远程汽车而言,不断涌现的新产品和新技术在一定程度上展现了实力,而完善的生态链及独特的补能网络优势更是如虎添翼。一步快,步步快。只要不犯错,掌握先发优势的远程汽车很难被跟随者超越。

“汽车工业与国家整体工业实力很大程度是绑定的。”另外,一行业协会资深专家表示,“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一工业强国,虽然尚未涌现世界一线汽车品牌,但整体汽车产业的实力正逐渐变强,自主品牌也正不断往上走,这是大趋势”。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 这个新势力,会是下一个特斯拉吗?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avatar